以案釋法

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協議勞動爭議案

來源:局政策法規處來源:寧波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布時間:2020-08-24 15:32????????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文字

         一、簡要案情

2013年10月10日,王某與A公司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約定其從事管理技術工作,擔任項目科長。A公司經營范圍:精密模具、汽車零部件電子器件塑料制品制造、加工、模具研發、自營和代理貨物技術的進出口。2016年4月7日,王某(乙方)與A公司(甲方)簽訂《保密及不競爭協議》。該協議第五條競業限制第1款約定:“乙方向甲方承諾,在勞動或聘用合同期間及勞動或聘用合同終止后兩年內,他將不以自己或合伙或他人名義:(1)進行或從事,直接或間接的無論是作為股東、董事、合伙人、監事、經理、顧問、聘用、代理人或其他資格,任何與甲方及甲方關聯公司的業務相同或相似或有競爭的事宜。”第五條第2款“甲方在乙方離職后的兩年,月競業限制補償金按甲方所在地規定的最低月工資標準執行(公司所在地對競業限制補償金有特殊規定的,按規定執行),作為對乙方離職后競業限制的補償。競業限制補償金按月支付。”第六條違約責任第3款(4):“依據其從事與甲方或甲方關聯公司有競爭業務的總投資或總銷售額計算甲方及甲方關聯公司的經濟損失,并由乙方向甲方賠償相等于該總投資額或總銷售額的經濟損失;……(6)支付違約金五萬元。”

2018年4月2日,王某以另尋發展為由向A公司提交離職申請。2018年5月15日,雙方簽訂《勞動協議終止協議書》,該協議第二條約定:自2018年05月15日起,甲、乙雙方的勞動關系終止,勞動合同解除,乙方離職。第五條約定:勞動合同終止后,乙方應遵守雙方另簽的《保密及不競爭協議》的相關規定,若違反,甲方將有權追究乙方的法律責任。2018年5月15日,王某與A公司辦理員工離職手續。2018年5月5日,B公司執行董事決定聘任王某為公司經理。2018年5月18日,王某與B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并于當日入職B公司擔任總經理。B公司經營范圍:汽車零部件、塑料制品五金件、模具制造加工、自營和代理貨物及技術的進出口

A公司得知王某在B公司就職的情況后,立即向當地的勞動仲裁部門提出仲裁申請,請求如下:1、要求被申請人王某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立即終止與有競爭性關系企業的工作;2、要求王某支付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違約金600000元(王某年收入的3倍)。王某提出反訴請求,稱因被申請人超過三個月未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要求解除競業限制協議并要求被申請人支付違反競業限制協議的違約金。

          二、仲裁審理

仲裁委經審理認為: A公司與B公司經營范圍中均有汽車零部件及配件制造等業務,屬經營同類業務的競爭單位,王某的行為違反了其與A公司關于競業限制義務的約定,應按照協議約定支付違約金50000元。A公司未能提供相關證據證明其存在實際損失及違約金低于實際損失的事實,本委對其要求按王某3倍年收入調整違約金的請求不予支持。因王某已違反競業限制約定,存在先行違約行為, A公司未向其支付違反競業限制期間的補償金,不屬于違約,也不屬于最高院司法解釋規定的可以終止競業限制協議的情形,因此仲裁委支持A公司要求繼續履行競業限制協議的請求。

三、法律分析

本案中,作為勞動者的王某在職期間與用人單位A公司簽訂了《保密及不競爭協議》,該協議約定了勞動者在解除勞動關系之后兩年內的競業限制義務以及用人單位相應的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的義務。王某與A公司解除勞動合同即入B公司擔任公司經理此類重要職務,且倆公司屬經營同類業務的競爭單位,王某的行為明顯違反了競業限制協議,應按協議約定支付違約金。

關于是否解除協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八條規定,當事人在勞動合同或者保密協議中約定了競業限制和經濟補償,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后,因用人單位原因導致三個月未支付經濟補償,勞動者請求解除競業限制約定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中,A公司與B公司存在同業競爭,王某在2018年5月15日解除與A公司的勞動合同,2018年5月18日即與B公司建立勞動關系,業已違反競業限制約定,存在先行違約行為,A公司據此不予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并不構成“因用人單位原因未支付”的情形,也不符合《寧波市企業技術秘密保護條例》第十八條第(四)款規定的“企業違反競業限制協議,無正當理由拖欠補償費的”此類競業限制協議自行終止的情形。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四)》第十條規定,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后,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按照約定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故仲裁委對A公司要求繼續履行競業限制協議的請求予以支持,駁回王某要求解除該協議及要求A公司支付違約金的請求。

四、典型意義

競業限制,一般是用人單位與知悉本單位商業秘密或知識產權相關保密事項、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約定,在勞動合同期限內或者解除(終止)勞動合同后的一定期限內限制勞動者的擇業自由,并約定由用人單位支付競業限制經濟補償金,也可約定違反競業限制協議情形下的違約金。也就是說,競業限制義務并不是法定義務,而是勞動者與用人單位通過協議約定的義務,雙方應本著契約精神履行競業限制協議。

勞動者的競業限制義務并不因其違反競業限制協議后支付違約金而解除。違約金針對的是違約方特定的違約行為,并不必然導致競業限制義務的免除以及競業限制協議的解除,勞動者在因違反競業限制協議而支付違約金后,競業限制協議仍屬有效,勞動者應繼續履行競業限制義務。

 

 

 

寧海縣勞動人事仲裁院

 

2019年12月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88-入口